告别之时

七年前的六月,母亲发来短信说,妈妈永远失去妈妈了。

今天早晨,父亲发来同样的短信,爸爸永远失去父母了。

这可能是他们当了父母之后,为数不多的几次,想起自己也是有父母的人。

两年前,父亲告诉我,爷爷中风两次,基本处于生活没法自理的状态。之后的两年,死亡和悲剧每天都在上演。好几次我想问父亲,爷爷还在不在,但又怕听到那个可怕的答案,一直都没问出口,父亲也没有提起来。久而久之,我竟然怀疑爷爷是不是已经不在人间,并且每次跟父亲短暂通话后都更相信这个事实。每每想起他,都会用一种怀念故人的心情。爷爷今早的离开,似乎只是印证,他确实不再存在于这世上。而曾经他存在时,离我那么遥远,以至于现在,我感觉不到他的消亡。

我和爷爷感情并不深厚,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没什么来往,直到奶奶胰腺癌将要去世之时,我才重新踏入他们的家门。父亲总是提起,爷爷奶奶很想念你,母亲却说他们虚情假意。如今我仍旧不知,他们曾经是否疼爱过我。但这不重要了。告别故人之时,人其实只会在意自己因为做过或者没做过的事留下的永久遗憾。

他的一生又是如何呢?我对此知之甚少。他曾经有糟糠之妻,发达之后便抛弃母子二人,跟我奶奶结婚。奶奶当时年轻漂亮,是养尊处优的小姐。母亲无法原谅他道德上的污点,我也说不上来对这件事的看法。年幼时,曾见过他的前妻和长子,都是和蔼可亲之人。当时我尚未有能够思考这件事的心智,如今想来,大抵那时他们已经冰释前嫌。我喊她大奶奶,可笑至极,像是旧时代三妻四妾家的小孩。她的一生肯定遭受过无数苦难,带着儿子的女人,更难改嫁,我也没有印象她是否再婚。但这同情之中隐隐有些阴暗的成分,如果他们继续生活在一起,父亲和我,便不会存在。爷爷去世时,享年九十六岁。如果大奶奶跟他差不多年纪,可能早已入土为安,不会再听到这个消息勾起旧时伤心往事。爷爷离开,她应该是最没有遗憾的。

父亲说爷爷和奶奶合葬于伊旗公墓,不知下次去扫墓是何年何月。

隔着父母,我还是很难体会,他们父母去世带来的悲痛。除去诸多悔恨,我隐隐感觉到,祖父母相继离开后,父母直面死亡的孤独和恐惧。父母健在时,即使赡养的责任大多是辛苦的,眼下依旧忙碌着活下去的事情。如今前面的路不再有父母陪伴,墙上的钟还在滴滴答答行进,我无法想象独自望向深渊的绝望,更不知如何安慰。好在我还有他们陪伴,只是这份安慰对于我的意义更大。人到中年,我没法像初升的朝阳一样再给他们活下去的力量。这大概也是他们想要外孙的原因之一吧。

活着这件事,本身就是走向死亡的过程。离开的无需再忍受折磨,活着的尽量让自己少留遗憾。

《告别之时》有1条评论

David D.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