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段旅程

写到今天下午为止,完成2/3,还剩大概4-5万字,能结束手里的长篇。

写这篇之前,有好几个半途而废的稿,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写完。为了逼迫自己把这篇写完,选择在平台上连载发行。最开始的想法是有编辑能够帮助我,在内容技巧上指点一下,督促我按时写完。抱着这个单纯的目的,开始连载,频率是隔日更新。至今只发表不到两万字,每日心情如过山车。我以为自己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,唯一的目标就是写完,没想到还是每天循环”有人看了好开心->啊怎么还没人看我是个垃圾”的心理状态。加上大姨妈又来造访,心情烦躁,失眠严重。

失眠大部分时候是在一遍遍想情节和人物设定,前面写的东西后面有没有照应到,接下来的走向和需要考察的细节内容,想得头发都要白了。想放松下看看书,看着看着脑子里又出现那个没写好的情节,然后找到各位老师们写的类似内容再分析一遍,看有没有什么经验技巧可以借鉴,继续睡不着。今天找到门罗老师,再平凡不过的情节,被她这么一讲,直拍大腿高喊精彩。

这篇内容没什么情节,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设定,在我决定连载的时候就已经有非常低的预期。然而糊成这样居然还有五个订阅,喜出望外。最开始看到三个订阅的时候,一口气又写了好几章存稿,寻思着就这还有人看,属实难得!今天下午订阅增加到五个,更加开心,要说光看文案订阅已经是海内存知己,更的这几章垃圾还有人订阅,简直是莫逆之交,周末继续赶稿。

除了醒着时候不由自主隔段时间看下阅读量,大部分时间都在琢磨情节。我比较喜欢写很多心理描写,把百转千回的情绪写出来的过程就是最畅快的,当然这种无聊的写法读者根本不喜欢。但其实我也不知道读者喜欢什么,或者说从来没想过读者喜欢什么。我作为一个读者就是口味奇特,专挑些猎奇的东西。小时候爱看些禁书,追求刺激的道德观,长大后喜欢先锋的不好好讲故事的。我的偶像波拉尼奥大概就属于没什么情节但又不是过于荒诞的类型,试图安利过目前没发现有人能吃得下去。波拉尼奥最后病死在非洲,浪漫地消失在人类起源的大陆。这样诗意的消失大概就是我的人生观和文学观:不必有什么意义,不必在意姿态体面不体面。

既然我不追求意义,那写这个故事的初衷又是什么?大多数时候是想回忆,回忆过去的生活和逝去的人,他们在遇到困境时会怎么反应,面对死亡时是何种态度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理解了很多曾经忽略的痛苦和挣扎,在这之上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和无知。更重要的是,对那些只因为某种身份存在于我生命中的人,有了更立体的认识。她们不再是母亲,祖母,姐姐,妹妹,妻子的身份,只有一张或和蔼或可憎的千篇一律的面容,她们的欲望和苦难如此熟悉:无论时空如何转变,我们都过着同一种生活。

二哈爹形容我写的所有小说:melodrama.我还是挺赞同他的观点。在精神上我和波拉尼奥是一种类型,不敢自称是流浪的诗人,那就流浪的人。选择流浪是对永恒和固定的一种终极反抗,而流浪的目的是追求不存在的某种东西。荒野侦探就是这样一个故事。

至于姿态体面,更多是世俗意义上的认可和成功。我不能说完全不需要认可,这是违背人性的。只是这认可在前面所有的基础上不会容易得来,不必强求。但由于我还是个有俗世欲望的人,依旧会充满自我怀疑,每五分否定一次自己。然后反复继续以上的心路过程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垃圾又如何,先把手里的东西尽最大努力写好写完,时刻记住想要做这件事的初衷。

希望这五个读者能够喜欢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